查看完整版本: [-- 风弄的《拒捕》(袭警续集),有漂亮的封面贴图哦 --]

奥兰多-Orlando -> 『求文互助』 -> 风弄的《拒捕》(袭警续集),有漂亮的封面贴图哦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西西米 2007-07-10 11:17
《拒捕》──《襲警》續集:風弄著。A5,160頁 


文案:

如果要問英俊青春充滿正義P的南警官,地球上最吸引他注意力的罪犯是誰,答案一定不是賓拉登,而是那個笑起來人畜無害,撲上來卻比惡狼還可怕的莫問之。
如果要問天天被情人鎖起來狠壓的南警官有生以來最想滅掉的是什麼,答案一定不是犯罪,而是喜歡把愛人鎖在床上玩SM遊戲的該死強迫症!
當心愛的人變得更心愛,誰更想把誰緊緊鎖在觸手可及處?
莫問之的SM前一百名道具尚未上場,南天擦拭得晶亮的警用手銬已經悄悄準備好。
不許動!拒捕可是嚴重罪行哦!
嘿,親愛的,乖乖被我鎖上吧。


请不要以附件方式在求文区贴图,见即删!

nextgreen 2007-07-25 12:09
风弄 拒捕


楔子
今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严重关系到两个人的幸福生活――

其中之一,就是掌管市内最庞大的鸿兴集团,身家难以估计

,外貌引人垂涎的大恶魔莫问之。

烈日当空下,莫问之坐在开足冷气的长形轿车内,沉默慑人

的黑眸凝望著警局的出口。把司机冻得不断缩脖子的冷空气

,没能把此刻莫问之心内炙热的不耐烦降温丝毫。

搞什麼!居然这麼久?

警局对南天的内部调查结果,到底会给出怎样的判决?

隐瞒上司和同事,与犯罪嫌疑人进行深入交往,而且最後还

挺身而出为此嫌疑犯作证,把嫌疑犯从拘留室光明正大弄出

去,只有他可爱的小员警会干这种傻事。

莫问之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是南天的上司,南天八成已经被

直接装进麻袋和当天的生活垃圾一起被埋入填置区了。

快点出来!该死的。

不理会封闭车厢里抽烟会烟雾萦绕令人不适,莫问之把烟盒

里最後一根也抽了出来,夹在两个指头中,漂亮的眉头完全

紧皱起来。

当这根烟抽完後,如果南天还没有在大门出现……莫问之阴

鷙地半眯起眼,是的,大概父亲黑道的血统在他身上始终保

留了几分,这时候如果看见血色和嗅到硝烟会让他高兴一点

。要不是南天做好做歹,几乎摆出不合作就分手的姿态要求

他别插手,打死莫问之也不会让南天一个人去那个该死的内

部调查结果公布会。

好吧,好吧,听南警官的,凡事容忍一点,处理事情柔和一

点,如果南天在警局里被他们弄掉一根头发,他就让律师团

那群高价猎犬把整个警局撕碎好了。

嗒。


他打著火,点燃指尖的香烟,狠狠抽了一口。本以为这可以

暂时平息自己的焦躁,但香醇的味道在肺部却好像进一步怂

恿了火气。莫问之的俊脸黑如锅底,再次连续狠狠地抽了几

口之後,他不得不承认香烟一点也没有镇定的作用。

不等了!

把香烟用力按熄在烟灰缸里,莫问之打开车门,大步向警局

门口走去。

如果他们敢为难他莫问之私人专属的南……

「你干嘛下车?」

在重案组头号嫌疑犯罪人大闹警局之前一秒,一张年轻阳光

的脸从警局大门的拐弯处後冒了出来,几乎和莫问之撞个正

著。看清楚差点撞到谁身上,南天立即露出愕然和无可奈何

的表情,「莫问之,你不是答应过我好好呆在车里吗?」

「太久了。」用检查所有物般的目光把南天从头到脚审视了

一下,确定南天没有遭人虐待,莫问之脸部的表情才放得柔

和了一点,沉著声问,「为什麼不早点出来?」

「你以为这是PARTY吗?这是内部调查,处分!懂不懂?不是

我说出来就出来的。」

「结果怎样?有什麼处分?」

「你关心?」

「我当然关心。」

坦白来说,莫问之罕见的专注认真的表情,真的挺让南天感

动。

虽然是个大变态,但有的时候,也会关心人……

「你还没有说内部调查的结果。」

听见莫问之执著的追问,在那双充满魅力眼睛的注视下,南

天本来糟糕的心情出奇地变得有些愉快起来。

「呵,看起来你比我还紧张。」
「废话。」

帅气的小警官情不自禁地窃笑一下,被心情不爽的莫问之不

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後脑勺。

「想我严刑逼供吗?」

「不必了。」南天不再吊他胃口, 「没什麼,也就是被踢出

重案组,回交通科而已。」 装作无所谓地耸肩,其实还是心

疼的。

可恶,他好不容易调入重案组才几天啊?居然……

「交通科?」莫问之明显松了一口气。以这家伙喜怒不形於

色的功夫,能够使南天也看出他松了一口气,可见莫问之是

真的非常在乎。

「还好,没有被踢出警局。」这个奇怪的家伙,从他脸上难

得看见这样真心的笑容。和往常的阴笑邪笑淫笑完全不同,

很乾净的感觉。

他在替他担心……

真没想到。

南天心里甜甜的。虽然为了这每天晚上把他折腾得够呛的混

蛋被赶出重案组,不过,也许是值得的。

「如果连员警都没得当,那就糟了。」莫问之低声说。他所

说的,和南天心里想的出奇一致。

呵,毕竟在一起那麼久,这混蛋多少也被自己教育得多了几

分人性,南天想。当他不得不去听候警局对他的处分时,最

可怕的猜测就是自己会被彻底开除。

幸亏,结局并没有这麼惨。

「我也这麼觉得。」南天微笑著,轻轻吐出一口气,「虽然

不是重案组,但毕竟还是员警。」

「对。交通科的警服看起来也挺诱人。」

南天微笑的脸颊抽搐一下,难以置信地抬头瞪著莫问之。

「我喜欢那个款式。」莫问之温柔的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他们有发给你新的交通科警服吧?算了,我直接帮你订几套

回来,希望今晚可以送到。」

「莫问之。」

「就算今晚不能送到,明天早上送到也不错。」

「莫……问……之……」

「怎麼?」

「你这个变态!」

警局大门爆发出惊人的怒吼。

历史经验证明,变态永远是变态。

去他的很乾净的微笑!

去他的真心实意的关心和专注真诚还有人性
第一章

报案!有人袭警!

案发地点:莫问之豪华别墅,二楼主人房―――的大床上。

罪案正如火如荼展开中……

「够……够了!呼!啊!嗯嗯……够了!不要……」

下体一丝不挂,仅存的上身的警服以及里面的警式衬衣已经

被人从中间暴力地扯开,搭在肩上,只是因为手腕被锁在床

头的姿势而没有彻底滑落而已。

「嗯嗯……呜……不要了!不要……啊唔……」乳珠被吮住

狠狠舔弄,警官大声抽泣著,发出难堪的求饶声。

「什麼不要?你要得很爽吧?」一边折磨已经红肿颤栗的茱

萸,一边伸手到不断挣扎的两腿之间,体液滋润後的滑腻从

大腿内侧肌肤一直延伸到变得松软的洞口内部,摸起来感觉

超好,头顶上方那张俊美得该死的脸露出得意洋洋的笑意,

「南警官,你现在可越来越贪心了哦,那麼小的洞洞,居然

能吃下这麼多精液。」

「呜……啊哈……才……才不……啊!」才辩驳了几个字,

忽然戳入菊洞中的指头就让南天声音走了调,馀韵未消的快

感一下子窜上脑门,红肿的小穴火辣辣的又爽又痛,被锁住

的身体LC地猛扭起来,「不……不要进去啦!不行了……

嗯嗯呜……好疼……」

莫问之不满似的拎起眉,「才一根手指而已,你刚才含著我

的香肠时不是拼命说好舒服再狠一点的吗?」

我哪有?!被锁住的警官气喘吁吁,好不容易停下了呻吟,

用怨恨的眼神瞪著莫大魔王。他刚才虽然也高潮了两次,昏

头转向地夸了他一句「好大」,但是根本没说什麼「好舒服

」、「再狠一点」的蠢话。而且现在那里被他毫不留情地操

了两个回合,一定又红又肿,插什麼进去都会疼的嘛。

白痴!变态!
燃烧著正义之火的眼睛看起来黑白分明,澄清可爱,尤其被

撕裂的警服碎布一样贴在汗湿的胸膛上,淫荡得叫人食指大

动。再说,对於性欲和占有欲都强到不行的莫问之来说,两

次?哼,只能算开胃小菜。盯著脸上带著泪痕的小警官一会

,招牌的邪恶笑容出现了,「眼神这麼幽怨,一定是没有吃

饱。」

南天顿时打个哆嗦,「没有!你……你你你不要诬陷……嗯

呜……够了……」

「放心,我会餵到你饱饱的。」自说自话看来也是强迫症病

人的一大症状,而且在床上表现特别明显。「餵到你下面的

嘴吐出来为止。」

这个大色魔!你要做到本警官死掉吗?

「不要啊!已……已经吐出来了!」

「是吗?我看看。」

「你干什麼?啊啊啊!放开啦!呜……」脚踝被人抓住,南

天就明白无法避免大腿被强行分开的後果了。迫不得已地打

开双腿後,让莫问之跪在两膝中认真考查自己曝露的下体,

变态的战栗感掠过全身,战战兢兢地说,「看见了吧?里面

都……都是你的东西!」

「真的吐出来了。」

「是啊!你现在知道已经够了吧?」

「真浪费,这麼珍贵的补品都白白流掉了。」把结实白皙的

大腿分得大开的莫问之自言自语地说,「嗯,看来要全部重

来了。」

「什……什麼?」

全部重来?什麼意思啊?你千万不要说就是和此刻我想的那

个意思一样!谋杀啊!

看见南天彷佛即将被屠宰的可怜表情,莫问之难得地温柔地

抚了抚他的肩膀,「别担心,我可是天下第一的好情人,我

知道你不想这样乱吃香肠。」

呼,这还差不多。当然啊!你那个大香肠又烫又热又硬,一

直餵会把人撑死的!

「我知道你想认认真真的吃。」

嗯?什麼?

「我知道你想洗乾净小嘴,再认认真真地吃。」

「没……没有!你不要乱来啊!袭警啊!救命啊!」哭喊过

後的嗓音沙哑性感,南天的抗议不但无效,而且极其诱人。

莫问之对他的拒绝视若无睹,把他的手铐打开。南天抓住这

个唯一的机会往莫问之腹部踢了一脚,打算逃跑,可惜承受

了两次剧烈交媾的腰杆一点骨气也没有,略为动一下就酸痛

不止,莫问之轻而易举地抓住他的脚踝,两指遏住黏有滑滑

液体的温驯器官,轻车熟路地半用力一掐。

「啊!嗯唔……呜……」南天又痛又热地发出一声喘息,完

全软了下来。

被莫问之直接扛起来带到浴室,很快,双手又被并拢在一起

,拷在水管上。

「很快就把你的小嘴清理乾净的,宝贝。」

破碎的警服,赤裸的下身,做爱後的肌肤湿漉迷人,氤氲著

接近粉红的色泽,看起来极为赏心悦目。莫问之巧到好处的

选择了锁住手腕的位置,把南天固定住,微笑著打量了一会

後,又把房里一张搁脚的方形矮布凳拿了进来。

「呜……住手……」

「闭嘴!」
布凳放在警官的腹部下方,成为了一个支撑点,由於双腕被

拷得几乎接近地面,挣扎不得的警官就不得不形成了趴在布

凳上,屁股翘起,让人完全清楚瞧见的可耻姿势。

「一开一合的样子,比你上面的嘴有趣多了。」强硬扳开抽

搐个不停的大腿,莫问之凝视著南天下身的小洞。菊花的褶

皱形状美丽得令人惊讶,也许是充血的缘故,蔷薇色渐渐过

渡,到中央的小孔变得鲜红欲滴,「贪吃的时候拼命吃,吃

完了又要往外吐。真是可恶的小嘴。」莫问之啧啧地说,彷

佛研究似的,把指头插进去,并且开始模仿肉棒的反覆抽插

,南天立即发出无法忍受的呜咽。
「啊……别碰!求你!求你啦!呜……嗯嗯……」 奇异的痛

感和快感刺激著,南天的声音近乎抽泣和呻吟之间。大力扭

动布吻痕的身体,却根本没办法让身後受折磨的小洞脱离莫

问之的控制。

「碰一下有什麼不得了的?居然叫得这麼欢。」莫问之讥笑

著靠得更近一些。似乎察觉到男人的目光,羞涩的菊花洞口

一阵阵强烈收缩,挤出狭道内丝丝乳白色的精液。滑腻的体

液顺著大腿内侧源源不断流下来,LC得令人血脉迸张。

连接著水管的小喷嘴就放在浴缸边上,莫问之伸手拿过来,

南天此刻跪著翘起臀部的姿势让一切变得轻而易举。

细长的喷嘴插入体内时,南天被突如其来的金属异物吓了一

跳,虽然不是非常粗大,但冷冰冰的器械感却让人毛骨悚然

。他急促地喘息,拼命扭动被蹂躏的屁股,「莫问之!你你

你……你在干什麼?出来!呜……呜嗯……哈呜……唔……

给我拔出来!」
「给你洗乾净啊,还没有开始就爽成这样了?真是的。」莫

问之叹了一声,狠狠在他淤青的屁股上打了一掌,清脆的巴

掌声在浴室里异常响亮。开始恶劣地把细长的喷嘴插得更深

,然後抽出来,再插入,抽出。

已经被调教得非常敏感的身体怎麼可能忍受这样的事?

「唔唔……好冰……呜不要……好冰啦!呼呼……抽……抽

出来啊!」

「是不够深吧?屁股扭成这个样子了,还敢和我说什麼抽出

来。」莫问之冷哼一声,拿著喷头的手抽插得更快。

「呜呀!不……不要啦!嗯嗯……哈呜……」身躯发出剧烈

的颤抖,手铐和水管撞在一起发出阵阵清脆的声音。虽然极

力抗拒羞耻的快感,但南天却无法自抑地开始迎合抽插著身

後小洞的动作。

「真是的,被喷头操一下就哈起来了。」莫问之调侃著,拧

下墙上的开关。

南天被毫无预兆冲进体内的水流惊得往上一窜,但立即被莫

问之按住了。
「不不不!我不要!啊……放开我……好疼啊!」手铐和垫

在腹下的矮凳固定了身体布局,让南天只能哭叫著翘起屁股

承受莫问之的动作,不管怎样也挣扎不开。拼命扭动的屁股

後面插入尖细喷头,连接著长长的泛著银色的水管,俨然是

一副色情到极点的画面。

「安静点,宝贝,小心我受到打搅不小心灌到你肚子爆掉哦

。」莫问之也被南天的模样诱得呼吸困难,又恶狠狠地打了

青紫一片的臀部几掌,不容南天挣脱小洞被强灌入水流的惨

状,悻悻道,「明明是半温的水,冲进去很舒服。偏偏嚎得

好像我在虐待你。」

「呜……」你分明就是虐待啊!南天有苦无处诉。想起莫问

之的威胁,说不定这个变态生起气来,真把自己灌到肚子爆

掉……不敢在这个时候和他大小声,只能忍气吞声,按捺自

己和「歹徒」谈判,声音胆颤心惊地说,「喂!你……你灌

得差不多了,可以停了吧?」体内的水流确实是半温的,不

会冻坏里面,不过也够可怕了,而且潺潺不断地流进去,腹

部都开始有涨涨的感觉了。
「还不够。」

「够啦!」

「竟然敢这麼大声和我说话?」莫问之的冷哼在身後响起,

调解水龙头。

注入身体的水流立即变大了。

南天浑身剧颤,抽泣起来,「不要啊……真的不要……呜呜

……」莫问之你大变态!

「知错了没有?」

「知……知道了……」可恶啊!虐待警务人员!

「既然知道了,就原谅你吧。」高高在上的口吻真是太可恨

了。水流似乎变小了一点,但腹部的饱涨感也越来越紧迫,

隐隐作痛起来,南天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不料这个时候,居

然还听见了变态的命令,「摇屁股。」

什麼?南天愣了愣。

「摇你的屁股,大力摇。」莫问之又清晰地说了一遍,虽然

声音不大,语气却坚定低沉,潜台词相当於――不听话我就

恶整你。

「……」

「你摇不摇?」这个死强迫症说话的时候真是拽得让人想把

他五马分屍!

「……」
「不听话?嗯?你想找死是不是?」

变得危险的冷笑让南天浑身打颤,他非常明白莫问之不达到

目的绝不甘休的手段,想到自己一个大好青春警员,不能就

这麼被灌水灌到挂掉,只好哽咽著,开始用力扭动被灌肠中

的屁股。

「呜……嗯嗯……啊嗯……这样……唔……这样可以了吧?

呜……」

「当然不可以!用力点!啧啧,刚才还敢说什麼够了,你这

个没力气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没有被餵饱。」莫问之用言

辞折磨南天,半跪在瓷砖上认真欣赏。

明明是在泫然若泣地接受著灌肠,形状优美的臀部却娇羞又

淫荡地不断上下左右扭动,後面的水管好像一条活过来的小

银蛇在灵活舞动,没什麼能比这个再猥亵了。

「呜……不行了……嗯嗯……好涨……呜呜……」喷头插入

小洞中央,菊花状的褶皱边缘,有清水逸出,混合了残留的

男人体液,不断顺著大腿内侧流下,在发抖的膝盖之间的地

板上形成一个小小的水洼。

「喜欢被喷嘴操,还是喜欢被我的大香肠操?」莫问之咄咄

逼人地问。
连傻瓜都知道,假如回答没令莫问之高兴,眼前的惨况绝不

会有所改善。

「喜……喜欢嗯嗯……呜……被你的大香肠……放了我吧,

呜……求你啦……」南天羞愧欲死地扭动著,浑身肌肤臊得

通红。体内的金属喷头带来越来越难以忍受的压迫感,恐怖

的是前列腺也处於压迫之下,逐渐的,前面温顺的器官居然

开始缓缓抬头。

「呜……饶了……饶了我吧……」扭了一会屁股後,觉得肚

子快要爆掉的南天摇著头大哭起来。

莫问之没有忽略他下体的变化,扬起优美的唇瓣,「警官,

你被灌到竖起来了。」南天哭哭啼啼哀求的样子让人下身发

热,他考虑了一会,大发慈悲地关上了水龙头,「别哭了,

已经关了。」

「呜……拔……拔出来!」

「没那麼容易。」莫问之邪气地答了一句,下一秒就贴近了

被折磨得每一根肌肉都在颤栗的翘臀。

「啊!你你你……呼呼……你又在干什麼?」南天再度急喘

尖叫。

「舔你。」

被插入喷头的小洞,好像中央挺立奇异花蕊的美丽花朵。男

人的舌头锁定了紧紧箍著喷头的菊花形褶皱,强硬地舔弄,

逼迫它们在自己的舌尖下展开。

湿答答的声音猥亵到了极点。
「不要!不要啊!嗯……唔唔嗯……」在灌满一肚子水,屁

股还被插著金属喷头的情况下,居然被人舔弄已经红肿得不

堪一击的入口边缘,南天几乎一交战就全面崩溃,喉咙里挤

出破碎的抽泣。

「别乱扭!刚刚要你扭你又哭又叫,现在没机会了。」莫问

之霸道地呵斥从身後传来。发现南天没有遵从後,暴戾的恶

魔开始摆弄金属喷头,抽出大部分喷身,又立即狠推到身体

深处。

腹部涨满温水,敏感的入口还要被喷嘴抽插的感觉带动到全

身神经,强烈得可怕。

弄了两三次後,南天开始大声哭著求饶。

「现在知道要听话了吧。」莫问之伸手下去,轻轻掐了警官

微竖的分身一下,继续埋头苦干。

舌头围绕著喷头,细致地舔吮周围一圈褶皱,经历过多次摩

擦的肌肤份外敏感,略略一碰就导致小洞强烈的收缩,可是

因为中间插著喷头,根本无法完全合拢。

南天拼命摇头,短发在半空淩乱地飞舞,泪水和汗水把焕发

英气的脸庞弄得湿漉漉,性感得足以激发任何人的蹂躏欲。

「啊……不要舔……不要舔那里!」

「不要舔哪里?这里吗?」一边好整以暇的问,一边执拗地

舔噬,故意加重舌尖的力道。

「嗯唔……天啊!呜!莫问之,你……你饶了我吧……嗯嗯

……」每一次收缩都刺激到前列腺,南天被这种下流的手法

玩得几乎昏厥过去,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爽翻了没有?想不到你不但喜欢吃香肠,还喜欢喝水。」

「不……嗯呀!唔唔……哈啊……要死了!会死的!哈啊…

…」奇异的快感从最敏感的褶皱涌向神经,腰简直快碎掉了

。虽然知道绝不应该,但南天终於无法自控地摆动起屁股。

莫问之漫不经心的警告声钻进耳膜,「警官,看好你自己的

小弟弟,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射,否则的话……」一边这麼警

告,一边却把手伸到下面,津津有味地把玩南天颤抖著,已

经开始滴淌眼泪的昂挺。
「呜……别!莫问之……嗯……呜别这样……」

「竖得这麼直,挺有精神嘛。」

玩弄了一会,修长的手指屈起,往那个精巧的器官上重重弹

一下。南天破碎的尖叫带著惊喘掠过耳际。

「啊啊啊!不要了!呜……停下!嗯嗯……不要……呜……

不要这麼折磨我了……」原本曲线优美,现在却小腹微凸的

身躯接近痉挛地抽搐扭动,汗水渗满肌肤,泛起色情的光泽



「就是要折磨你,折磨到你爽上天为止。」

折磨漂亮昂挺的同时,莫问之一直没有放过可爱的菊洞,粗

糙的舌面毫不留情地刮搔疯狂收缩的洞口,感觉著南天全身

沸腾欲望的痛哭,喘息、抽搐、呻吟、哭泣、挣扎……每一

个内在的动静都演化成这个小洞的一个小小颤栗,准确无比

地传送到莫问之舌尖。

好像南天的所有都被他控制在舌底一样!

感觉到南天的分身在手掌中越跳越快,莫问之毫无预兆地把

金属喷头猛然拔开。

「啊啊啊啊啊啊!」混合了温水和精液的液体从备受摧残的

小洞飞喷出来,溅满整个浴室。
不等被玩得惊喘尖叫不已的南天回复过来,莫问之提枪直上

,已经硬得发疼的硕大肉棒第一击就挺入到了最深处。

排山倒海的冲击让人一下子就丧失了神志,火热异物狠狠翻

搅,来回抽动,一下接一下戳入最深处。南天拼命後仰著脖

子,剧颤著身体迎合,「啊!嗯嗯…………啊!呜嗯!哈啊

……太粗了……呜……哈啊哈啊,呜!莫问之你这个……你

这个死……嗯唔……唔……死神经病……」

跪地翘臀的姿势加深了刺入的力度和深度,莫问之抽插的频

率很快就开始加速,随著南天越来越高昂的呻吟,莫问之抱

住被插得拼命收缩的屁股,狠狠一个猛勇的深度贯穿。

「啊啊!死了!要死了!」南天哭叫著喷了出来,乳白色的

精液喷到瓷砖上。

莫问之粗重地喘息了一会,又把瘫软的南天扶起来,塞入喷

头。

「莫问之,你你你又在干什麼……」被折腾得有气无力的南

天,骇然发现屁股又被插入了东西。

「帮你洗乾净啊。爽了一下就什麼都忘记了?我早说了把你

洗乾净重新开始,免得你小嘴吃了又吐,浪费我的蛋白质。



南天浑身一震,片刻之後,力竭声嘶地吼起来,「你还不够

啊?你这个神经病!你那个地方是不是有毛病啊?」

「当然不够。对了,说到病,麦克说要你过去和他面谈一下

。」 「啊啊啊!你快点把那个东西抽出来啊!我不要……呜……

我真的不要了……」

「我和他说好了,你星期三过去见他。」

「啊!你还灌?你真的开水龙头?嗯嗯……呜……救命啊!

袭警啊!谋……谋杀警官啊……」

……

今夜的袭警罪行,看起来似乎还只是进行到一半而已……

风从西来 2007-08-06 11:52
哪有全文啊!!!!!
不过风大的风格咋越来越和羊姐姐的类似了捏???

jindy 2007-08-07 17:00
似乎小攻有什米~强迫症滴~
在一个番外中看到
可怜的小攻啊~~

huangjuan 2007-08-07 19:29
就是,跟迷羊的风格越来越像了


查看完整版本: [-- 风弄的《拒捕》(袭警续集),有漂亮的封面贴图哦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3102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